公司新闻

活的干预和侵犯,“这部小

拥而眠写得纯美、绮丽、缱绻,这种情景经常在他梦里出现,“它
 
使我感到亲切、安静,但感觉不到性。”现实生活中的他生活在白日梦中,他觉得老师始终在他卧室里陪着他,“老师
会沉睡千年,这种过程也要持续千年。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”;“我忽然觉得,我和老师之间什么都发生过——我没有虚构什么。”这是单相思的
 
绝望而刻骨铭心的爱(这个爱情白日梦场景令我想到英国作家约翰·福尔斯的小说《石屋藏娇》)。
但写老师,老师只有在书稿上签字属实,书稿才能通过,她的签字使他亢奋不已,这些签字使她走进了他的故事,属实其实是不属实,但他一厢情愿地
 
以她的签字证明她确实是爱他的。她的签字成了他写作的动力,在属实与不属实之间无疑存在着悖谬,他的写作造成对
她生活的干预和侵犯,“这部小说也变成了她的生活”,她被迫离开学样,一走了之,爱蜕变成一种伤害,一种权力的施暴行为,这是又一种悖论。而
 
他写《师生恋》是对权力的反抗,对权力笼罩下的死水一般的生活的反抗,但他的写作是被驾驭受控制的不断复制,写
作行为成了一件无聊痛若的事情,这更是一种悖论。在悖论的迷宫中反抗悖论本身就是一个悖论。顺便说一句,我们可以在王小波的杂文《救世情结与
 
白日梦》中一窥他生活中的“女老师”原型。
如果把无边的权力比作笼罩天空的乌云,那么,小说中这些画家、作家孤绝的反抗就是穿透乌云缝隙的绚丽阳光。在王小波的小说未定稿《2010》
 
、未完成稿《黑铁时代》中,权力的淫威更加变本加历,而对权力的反抗更加决绝、绝望。
作为个体生命的人总是生活在某一社会之中,这个社会长期形成的道德伦理观、价值观等一切社会观念、社会规范成了每个社会成员必须遵守的公德至
 
理,成为社会成员为人处世的一种强制性约束力量,自然包含了对人的奴役的因素。个体的精神自由诉求往往与社会构
成紧张的冲突。当然,自由并非为所欲为,无所不能,根据哈耶克的定义,自由是“一种人的
五小波义无返顾的生活方式选择,他的遗世独立、特立独行,无疑使一切社会强制减少到最小限度,个体的精神自由由此发扬到最大限度,生活空间的
 
敞开带来了创作空间和精神空间的无限开放、延展。正如别尔嘉耶夫所言“社会的解放与精神的解放同在。天才任何时
候都不溶进社会,而是超越社会。天才的创造之举指引他步入另一个世界。社会只要是社会,就蛰伏着奴役人的基因,人就应该攻克它。不仅天才,而
 
且一切人,都高于社会和国家。”(19)
王小波反抗社会奴役的意识在其多部小说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反映,《我的阴阳两界》、《三十而立》都表现了假正经、虚伪的社会及社会群体对个体的
 
箝制及主人公王二的反抗。在《红拂夜奔》、《万寿寺》中,这一主旨也有不同程度的表露。而同性恋题材的小说《似
水柔情》对此则有别开生面的展示,警察小史是粗陋的大众生活观念的代表,同性恋者阿兰是弱势群体的一员,小史倚仗他自身的强势社会资本,以骄
 
矜、蛮横、自傲的姿态对阿兰百般羞辱,但阿兰在绝望中深爱着他,阿兰以他的自诉身世、经历、他的爱意举止,最终
唤起了小史身上潜伏着的同性恋意识,征服了小史,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始料不及的逆转,由高高在上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和记娱乐官网版权所有  ICP备********号

热线电话:+86-123-4567